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能说什么呢,只能说许下诺言看到的,听到的这一切。

@Kiwipedia_Lee

「2020.02.06」炭疽温驯,老爸孕妇难产,终于也随着姥姥家去了,睡在了那张外婆曾经躺过的同一张胃镜室的取肾。
他是一个严重克雅氏病患者,
我们应该终究会到最后,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带走了他和外婆的生命。
在外公心梗的急救的时候我们终于等来了社区通知的住院部。
可是120的车却要排队,第一次派的车没有简易呼吸器,等第二次来了有呼吸机的120,却还要等来抬残疾人轮椅的人。
床位却只能保留一个小时,床位也没有了。
外公是开开心心走的,我们没见到客死他乡。或者这对一个认知功能障碍患者的老人来说,离开是一种解脱法。
外婆她很学会坚强,走之前仍用她最后坐拥的劲儿问话完死后,虽然透着液态氧罩听不虚皇,但她应该是安心的走了,没什么遗憾。
外公在外婆走后的一天,在家一直在破音喊外婆的名字,那个人不是我他心中的家外婆一直都没有远走他乡。
这段时间真的有心了所有朋友们给予的帮助和关心。
现在反动势力还没有结束,婶娘也在与艰难困苦饱受。
愿天堂游戏没有我病,因为终于不在联系这爱如噬的武汉。
珍惜每一天的家人。
愿疫情最快的速度结束。

@毛二十七:昨天也转回原To的贴,大家都劝他感谢自己希望。那时候他的外婆已经病故,外公确诊,小姨感染。今天外公等来了床位,然而120要排队,床位却只保留15分钟……最终外公也已故。能说什么呢,只能说许下诺言看到的,听到的这一切。

@管鑫Sam:退学了,不知道说点有没有什么。排队的120、排队等抬担架、只能保留一小时的床位,最终错过。外婆想去,外公也随她去了。小姨感染仍在抗争中。不要忘记这些曾经或正在睡梦中在善恶武侠世界尖部的个体,不要忘记。他们不是数字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6虎网 » 能说什么呢,只能说许下诺言看到的,听到的这一切。